2012年新修改的《刑事诉讼法》,增设了强制医疗措施,明确对“实施暴力行为,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,经法定程序鉴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,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,可以予以强制医疗”。应该说,比起之前行政主导的几种旧方式,这种全新的司法强制措施更加中立公正。

从这些年的社会反映来看,取消特长生招生,回应了很多家长的呼声以及社会舆论。因为,特长生招生在某些时候成了权力寻租的“拼爹”代名词,有特长的学生不一定能上去,没特长的学生不一定上不去。因此,社会上有不少诟病,认为特长生招生成为了某些人给孩子择校时使用的光明正大的利器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取消特长生招生杜绝了腐败机会,让阳光招生添了更多灿烂。